当前位置

: 小学生网汉字组词汉字组词汉字组词内容详情

谤组词,谤字组词带拼音及词语解释

小学生网 2020-10-01 05:29:18 82

谤组词,今天小学生网小编晓燕老师给大家整理了关于汉字《谤》的组词列表,望下面整理的谤字组词资料及词语解释内容能够帮助到大家。

谤字简介
字母:b,拼音:bang,带声调拼音:bàng,注音:ㄅㄤˋ,部首:讠,部首比划:2,比划:12,繁体字:謗,字体结构:左右结构,字法:形声,笔画顺序:捺折捺横捺撇捺折捺横折撇,五笔86编码:YUPY,五笔98编码:YYUY,Unicode:U+8C24,汉字编号:2797,

基本解释

(謗) bàng  ㄅㄤˋ ◎ 恶意攻击别人,说别人的坏话:谤讥。谤讪。谤议。谤毁。诽谤。 ◎ 责备:谤木(传说中舜设立的供人写谏言的木牌,后代仿效。亦称“华表木”)。“厉王虐,国人谤王”。

英文翻译

defame   slander   vilify

谤组词

阿谤(ā bàng):大声喝叱和毁谤。阿,通“ 訶 ”。《韩非子·南面》:“是以愚赣窳墯之民,苦小费而忘大利也,故夤虎受阿谤。” 高亨 新笺:“阿,借为訶。《説文》:‘訶,大言而怒也。’”

谤诅(bàng zǔ):非议、咒骂。 汉 王充 《论衡·解除》:“赋敛厚则民谤诅。”《明史·刘訒传》:“知帝喜告訐,乃摭 纘宗 迎驾诗‘ 穆王 八骏’语为谤诅。”

谤訾(bàng zī):责骂诋毁。《韩非子·显学》:“昔 禹 决江濬河,而民聚瓦石, 子产 开亩树桑, 郑 人谤訾。”

谤政(bàng zhèng):受到指责的政事。《左传·昭公六年》:“今吾子 郑国 ,作封洫,立谤政,制参辟,铸刑书,将以靖民,不亦难乎?” 唐 张九龄 《大唐金紫光禄大夫行侍中兼吏部尚书弘文馆学士赠太师正平忠宪公裴公碑铭》:“且媚于人者,必好其威福;贤於事者,必羞其谤政。”

谤怨(bàng yuàn):指责和怨恨。《韩非子·外储说左下》:“ 管仲 以公,而国人谤怨。” 汉 贾谊 《新书·礼容语下》:“方是时也,天地调和,神民顺亿,鬼不厉祟,民不谤怨,故曰‘宥謐’。” 宋 王安石 《次韵张唐公马上》:“膏泽未施空谤怨,疮痍犹在岂謳吟。”

谤誉(bàng yù):毁谤和称誉。《国语·语六》:“考百事於朝,问谤誉於路。” 唐 柳宗元 《谤誉》:“凡人之获谤誉于人者,亦各有道。” 清 龚自珍 《尊史》:“史之尊,非其职语言、司谤誉之谓,尊其心也。”

谤语(bàng yǔ):犹谤言。《后汉书·杨震传》:“今 赵腾 所坐激訐谤语为罪,手刃犯法者有。” 唐 柳宗元 《与萧翰林俛书》:“谤语转侈,嚣嚣嗷嗷。” 明 冯梦龙 《智囊补·语智·杨廷和顾鼎臣》:“如《论语》‘为而治’节,《孟子》‘我非 尧 舜 之道’二句题,主司皆获谴,疑‘无为’非有为,‘我非 尧 舜 ’四字,是谤语也。”参见“ 谤言 ”。

谤议(bàng yì):◎ 谤议 bàngyì[vilify] 非议动遭谤议

谤焰(bàng yàn):指纷乱的议论、诽谤。 清 唐孙华 《再哭姜西溟》诗:“谤燄今熄,刮磨自生光。”

谤言(bàng yán):(1).怨恨、指责的话。《左传·成公十八年》:“举不失职,官不方,爵不踰德,师不陵正,旅不偪师,民无谤言,所以復霸也。”中国代史资料丛刊《辛亥革命·人民反清斗争资料·山东莱阳县官民交战事续闻》:“ 山东 莱阳县 之役,谤言至今未已。”(2).造谣中伤的话。《孔丛子·陈士》:“王曰:‘假以自显,无伤也。’对曰:‘虚造谤言,以诬圣人,非无伤也。’” 明 李贽 《德业儒臣前论》:“今夫造为谤言,诬陷一家者,其罪诛。”《解放日报》1985.4.24:“还我清白之后,谤言不攻自破。”

谤亵(bàng xiè):诽谤丑诋。 汉 赵晔 《越春秋·阖闾内传》:“愿王更隐抚忠节,勿为谗口能谤褻。”

谤诬(bàng wū):诽谤诬蔑。《魏书·高闾传》:“ 蠕蠕 使 牟提 小心恭慎,甚有使人之礼,同行疾其敦厚,每至陵辱,恐其还北,必被谤诬。” 宋 庄季裕 《鸡肋编》卷中:“ 范忠宣公 自 随 守责 永州 安置誥词,有‘谤诬先烈’之语。”

谤帖(bàng tiē):毁谤别人的帖子。 明 祁彪佳 《驰报安抚苏州情形疏》:“ 吴江县 匿名谤帖,駸駸见端。”

谤诵(bàng sòng):怨谤讽诵。《孔丛子·陈士义》:“先君初相 鲁 , 鲁 人谤诵曰:‘麛裘而芾,投之无戾;芾之麛裘,投之无邮。’”

谤铄(bàng shuò):非议,毁谤。《旧唐书·魏元忠传》:“卿累负谤鑠,何也?”

谤説:诽谤。《东周列国志》第十二回:“公子 朔 又与 齐姜 谤説 急子 ,因生母死於非命,口出怨言,日后要将母子偿命。”

谤说(bàng shuō):诽谤。《东周列国志》第十二回:“公子 朔 又与 齐姜 谤説 急子 ,因生母死於非命,口出怨言,日后要将母子偿命。”

谤书(bàng shū):(1).诽谤和攻讦他人的书函。《战国策·秦策二》:“ 魏文侯 令 乐羊 将,攻 中山 ,三年而拔之。 乐羊 反而语功。 文侯 示之谤书一篋。 乐羊 再拜稽首曰:‘此非臣之功,主君之力也。’” 唐 崔颢 《结定襄郡狱效陶体》诗:“谤书盈几案,文墨相填委。”(2).指《史记》。《后汉书·蔡邕传》:“昔 武帝 不杀 司马迁 ,使作谤书,流於后世。” 李贤 注:“凡史官记事,善恶必书。谓 迁 所著《史记》,但是 汉 家不善之事,皆为谤也。” 宋 洪迈 《容斋随笔·谤书》:“ 司马迁 作《史记》,於《封禪书》中述 武帝 神仙、鬼灶、方士之事甚备,故 王允 谓之谤书。”(3).泛称有直言指斥或毁谤内容的史传、小说等。 清 袁枚 《随园随笔<后汉书>误仿<史记>》:“且序酷吏必屡称天子以为能,未免露谤书之意。” 柯灵 《香雪海·题材问题一解》:“《水浒传》之后有《续水浒传》(《荡寇志》),也是用了同一题材,却干脆成了一部农民起义的谤书。”

谤史(bàng shǐ):旧时指直书统治者过、罪的史书。《宣和遗事》后集:“詔改 宣仁皇后 谤史,播告中外。” 清 王夫之 《读通鉴论·武帝十七》:“ 司马迁 之史,谤史也,无所不谤也。”

谤声(bàng shēng):指责声;咒骂声。《晋书·郑方传》:“大王建非常之功,居宰相之任,谤声盈涂,人怀忿怨, 方 以狂愚,冒死陈诚。”《南史·刘景素传》:“且 景素 在蕃甚得人心,而谤声日积,深怀忧惧。” 清 陈恭尹 《读<秦纪>》诗:“谤声易弭怨难除, 秦 法严亦甚疏。”

谤伤(bàng shāng):诽谤中伤。 唐 韩愈 《调张籍》诗:“不知羣儿愚,那用故谤伤?” 金 王虚 《滹南诗话》卷三:“公诗虽涉浅易,要是大才,殆与元气相侔,而狂吠之徒,仅能动笔,类敢谤伤。” 清 张尚瑗 《谒韩文公祠》诗:“谤伤与夸衒,两者均蠓蠛。”

谤讪(bàng shàn):◎ 谤讪 bàngshàn[slander] 诽谤

谤辱(bàng rǔ):责骂,辱骂。 北齐 颜之推 《颜氏家训·后娶》:“辞讼盈公门,谤辱彰道路。” 宋 王安石 《送子思兄参惠州军》诗:“荣华去路尘,谤辱与山积。” 清 乐钧 《耳食录·秦少府》:“近奉 秦公 约束,少妇不得外行,虑招谤辱。”

谤缺(bàng quē):见"谤"。

谤箧(bàng qiè):存放谤书的箱箧。 清 孙兆祥 《即事》诗:“谤篋一朝开,孤臣絶塞来。”参见“ 谤书 ”。

谤诮(bàng qiào):指责讥诮。 三国 魏 曹羲 《为兄爽表司马懿为太傅大司马》:“臣以为宜以 懿 为太傅、大司马,上昭陛下进贤之明,中显 懿 身文武之实,下使愚臣免於谤誚。”

谤弃(bàng qì):谓受到诽谤而被遗弃。 明 方孝孺 《答郑仲辩》之一:“后遭谤弃,抑而未伸。”

谤怒(bàng nù):指责。 宋 曾巩 《与王介甫第二书》:“则谤怒之来,诚有以召之。”

谤木(bàng mù):相传 尧 舜 时于交通要道竖立木柱,让人在上面写谏言,称“谤木”。见《史记·孝文本纪》。《后汉书·杨震传》:“臣闻 尧 舜 之世,諫鼓谤木,立之於朝。”后世因于宫外立木以示纳谏,仍称“谤木”。 唐 封演 《封氏闻见记·匦使》:“ 梁武帝 詔于谤木肺石旁各置一函,横议者投谤木函,求达者投肺石函,则今之匭也。” 宋 周 《齐东野语·巴陵本末》:“朕访落伊始,首下詔求讜言,盖与諫鼓、谤木同意。”

谤駡:诽谤咒骂。《魏书·儒林传·李业》:“若有相乖忤,便即疵毁,乃至声色,加以谤駡。” 宋 张耒 《明道杂志》:“一生常遭人谤駡。” 明 刘基 《皇帝手书》:“然歹人恶严法,喜宽容,谤駡国家,扇惑非非莫能治。”

谤骂(bàng mà):诽谤咒骂。《魏书·儒林传·李业兴》:“若有相乖忤,便即疵毁,乃至声色,加以谤駡。” 宋 张耒 《明道杂志》:“一生常遭人谤駡。” 明 刘基 《皇帝手书》:“然歹人恶严法,喜宽容,谤駡国家,扇惑非非莫能治。”

谤论(bàng lùn):指斥过失的言论。 宋 孔文仲 《制科策》:“斧鉞不足以禁谤论,窜黜不足以抑烦言。” 清 龚自珍 《发大心文》:“脱令我今生多受浮言,无情浅夫,或用见成言説而成谤论,便须知我前世处境亨泰,但能坐议,不察人世一切真实烦恼故。”

谤詈(bàng lì):责骂。 清 纪昀 《阅微草堂笔记·姑妄听之三》:“人或谤詈,无嗔怒心。”

谤累(bàng lèi):谓诬陷他人。 晋 葛洪 《抱朴子·行品》:“饰邪説以浸润,构谤累於忠贞者,谗人也。”

谤口(bàng kǒu):毁谤人的嘴。 宋 王令 《寄王正叔》诗:“忠言不售耳,直面屡得唾,怒目瞋以环,谤口焰而火。” 清 袁于令 《西楼记·会》:“ 伯将 谤口,父亲前事漏。”

谤沮(bàng jǔ):谤毁。 唐 陆贽 《请许台省长官举荐属吏状》:“施一令则谤沮互起,用一人则疮痏立成。”《新唐书·窦参传》:“时宦侍谤沮不已, 参 竟赐死于 邕州 ,年六十。”

谤咎(bàng jiù):毁谤和责罪。 唐 元稹 《叙奏》:“僭忝恩宠,无是之速者,遭罹谤咎,亦无是之甚者。” 范文澜 蔡美彪 等《中国通史》第四编第一章第三节:“苟且因循,求免谤咎,那里还有功夫用心思为国呢?”

谤讦(bàng jié):揭发别人的过失或阴私并加以攻击。 元 杨弘道 《幽怀久不写一首效韩子此日足可惜赠彦深》诗:“辞直非谤訐,辞夸非颠狂。”

谤忌(bàng jì):诽谤猜忌。《金史·文艺传下·麻九畴》:“为文精密奇健,诗尤工緻。后以避谤忌,持戒不作。”

谤嫉(bàng jí):诽谤嫉妒。 宋 梅尧臣 《别后寄永叔》诗:“然於世道中,固且异谤嫉。”

谤讥(bàng jī):非议、讥刺。《汉书·师丹传》:“谤讥匈匈,流於四方。” 元 孛朮鲁翀 《范坟诗》:“旧德陈苦辞,往往阨谤讥。” 清 朱之瑜 《与本多重昭书》:“是故羹藜衣敝,不敢以古制自丰,而下愚无知,谓为吝嗇,腾之谤讥。”

谤毁(bàng huǐ):毁谤。《孔丛子·诘墨》:“ 墨子 虽欲谤毁圣人,虚造妄言,柰此年世不相值何。” 唐 元稹 《谢准朱书撰田弘正碑文状》:“自去年九月已后,横遭谤毁,无因再睹天颜。” 胡适 《费经虞与费密》:“何为至 南宋 遂敢杜撰私议,而悉谤毁黜削之?”

谤国(bàng guó):诽谤国政。《新唐书·李实传》:“优人 成辅端 为俳语讽帝, 实 怒,奏贱工谤国,帝为杀之。”

谤诽(bàng fěi):诽谤。《旧唐书·高骈传》:“若此时谤诽忠臣,沉埋烈士,匡復宗社,未见有期。”

谤端(bàng duān):授人以口实的事端;招致他人责难的事端。《三国志·魏志·刘放传》“俱加侍中、光禄大夫” 裴松之 注引《孙资别传》:“乡人司空掾 田豫 、 梁 相 宗艳 皆妬害之,而 杨丰 党附 豫 等,专为 资 构造谤端,怨隙甚重。”

谤讟(bàng dú):怨恨毁谤。《左传·昭公元年》:“民无谤讟,诸侯无怨。”《隋书·儒林传·何妥》:“屈辱既加,则有怨恨,谤讟之言出矣。”《清史稿·选举志二》:“时京僚瞢於时务,谤讟繁兴,原疏排斥众议,言之剴切。”

谤黩(bàng dú):怨恨毁谤。黷,通“ 讟 ”。《宋书·自序》:“在职八年,神州大治,民无谤黷, 璞 有力焉。” 宋 欧阳修 《论陈留桥事乞黜御史王砺札子》:“其虚妄谤黷之罪,可诛一也。” 汤用彤 《汉魏两晋南北朝教史》第二分第十章:“乃因弟子中颇有浇伪之徒,致起流言,大被谤黷。”

谤诋(bàng dǐ):毁谤诋毁。《朱子全书》卷五三:“由是同朝之士,有以文章名世者,疾之如讐,与其党类,巧为谤詆。”

谤刺

谤词(bàng cí):(1).指责的言词。(2).毁谤之词。 秦牧 《长街灯语·读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历代史书上的谤词就更骇人听闻了。”

谤嗤(bàng chī):诽谤嗤笑。 唐 马总 《意林·唐子十卷》:“有絶羣之节,必婴谤嗤之患。”

谤嘲(bàng cháo):诽谤讥嘲。 宋 王安石 《扬雄》诗之二:“谤嘲出异己,传载因疏略。”

谤谗(bàng chán):诽谤和谗言。 唐 韩愈 《酬司门卢四兄云夫院长望秋作》诗:“《望秋》一章已惊絶,犹言低抑避谤谗。” 宋 王安石 《答王深甫书》之三:“又不能引以避小人之谤谗。”

谤勃(bàng bó):毁骂和争吵。《大爱道比丘尼经》卷下:“女人憙阴怀嫉妬,激厉谤勃,是四十五态。”

避谤(bì bàng):防人毁谤。《新唐书·陆贽传》:“既放荒远,常闔户,人不识其面,又避谤不著书。” 宋 孙觌 《徙寓妙觉佛舍胥又民襆被相过赋夜坐》诗:“拘囹赋囚山,避谤憎市虎。” 元 耶律楚材 《糠孽教民十无益论序》:“此老不避嫌疑,自兴谤讟而为此书,彼且不避,子何代彼而避谤乎?”

辨谤(biàn bàng):对别人的毁谤加以申辩和驳正。辨,通“ 辩 ”。《旧唐书·元稹传》:“至于陈畅辨谤之章,去之则无以自明於朋友矣。” 宋 孔平仲 《续世说·谗险》:“ 唐次 无故贬斥,久滞蛮荒,孤心抑鬱,乃自古忠贤遭罹放逐,虽至杀身,而君犹不悟,著书三篇,谓之《辨谤略》,上之。”

贬谤(biǎn bàng):贬低,毁谤。《宋书·南郡王义宣传》:“ 柳抚军 忠壮慷慨,亮诚有素, 新亭 之勋,莫与为等,而妄信姦虚,坐相贬谤,不亦惑哉。”

谗谤(chán bàng):谗毁诽谤。《三国志·魏志·王烈传》“未至,卒於海表” 裴松之 注引 李氏 《先贤行状》:“时衰世弊,识真者少,朋党之人,互相谗谤。” 宋 苏轼 《和孙莘老次韵》:“虽去友朋亲吏卒,却辞谗谤得风謡。” 鲁迅 《而已集·谈所谓“大内档案”》:“结果是办事的人成为众矢之的,谣言和谗谤,百口也分不清。”

嘲谤(cháo bàng):嘲笑毁谤。《宋史·文苑传一·宋白》:“ 陈彭年 举进士,轻俊喜嘲谤, 白 恶其为人,黜落之。” 宋 苏轼 《送碧香酒与赵明叔教授》诗:“嗟君老狂不知愧,更吟丑妇恶嘲谤。”《通俗编》卷一引 隋 侯白 《启颜录》:“又一人患眼侧及翳,一人患鼻齆,以《千字文》互相嘲谤。”

尘谤(chén bàng):诬蔑诽谤。《文选·陆机<吊魏武帝文>》:“彼裘紱於何有,貽尘谤於后王。” 李善 注:“言裘紱轻微何所有,而空貽尘谤而及后王。”《魏书·田益宗传》:“但任重据边,易招尘谤,致使 桃符 横加谗毁,説臣恒欲投南,暴乱非一。”

诋谤(dǐ bàng):诋毁诽谤。 元 李材 《悬瓠城歌》:“ 有唐 中叶失驭将,退辱进危多詆谤。”

诽谤(fěi bàng):◎ 诽谤 fěibàng[slander;libel] 说人坏话,诋毁和破坏他人名誉。诽是背地议论,谤是公开指责诽谤朋友,实在可恶

非谤(fēi bàng):(1).议论是非,指责过失。非,通“ 诽 ”。《汉书·王莽传中》:“令王路设进善之旌,非谤之木,敢諫之鼓。” 颜师古 注:“非音曰诽。”(2).造谣中伤。非,通“ 诽 ”。《汉书·晁错传》:“肉刑不用,辠人亡帑;非谤不治,铸钱者除。” 颜师古 注:“非读曰诽。”《汉书·京房传》:“ 显 告 房 与 张博 通谋,非谤政治,归恶天子。”

飞谤(fēi bàng):诽谤;诬蔑。 唐 刘禹锡 《上杜司徒书》:“始以飞谤生衅,终成公议抵刑。”《新唐书·魏徵传》:“ 徵 为人臣,不能著形迹,远嫌疑,而被飞谤,是宜责也。” 宋 戴埴 《鼠璞·唐进士贬官》:“《緗素杂记》及《禹锡嘉话》载 贾岛 事,一谓累举不第, 文宗 时,坐飞谤贬 长江 簿,一谓 岛 为僧居 法乾寺 。”

分谤(fēn bàng):分担别人受到的诽谤。《左传·宣公十二年》:“ 楚 师方壮,若萃於我,吾师必尽,不如收而去之。分谤生民,不亦可乎。”《宋史·胡铨传》:“﹝ 秦檜 ﹞乃建白令臺諫、侍臣僉议可否,是盖畏天下议已,而令臺諫、侍臣共分谤耳。” 金 王若虚 《臣事实辨》:“自后世諛臣专以归恩分谤为爱君,于是人主始讳其过而耻屈於下矣。” 清 和邦额 《夜谭随录·董如彪》:“使大郎有罪,主人且当分谤,矧其无罪,弃之何名。”

风谤(fēng bàng):谓纷纷诋毁。《魏书·李彪传》:“然时有私於臣,云其威暴者,臣以直绳之官,人所忌疾,风谤之际,易生音謡,心不承信。”

腹谤(fù bàng):犹腹诽。 梁启超 《论正统》:“而有腹谤者,则曰大不敬;有指斥者,则曰逆不道也。”

浮谤(fú bàng):(1).无中生有、毁坏他人声誉的坏话。 唐 刘禹锡 《上淮南李相公启》:“骇机一发,浮谤如川。” 宋 苏辙 《李谏议谢二府启》:“顷者得遇监司造为浮谤,浼尘上听。”(2).指凭空说人的坏话。《明史·杨言传》:“帝以浮谤责之。”

负谤(fù bàng):蒙受责难。《汉书·贾谊传》:“今奉尊罪人之子,适足以负谤於天下耳。” 唐 杜甫 《八哀诗·赠秘书监江夏李公邕》:“祸阶初负谤,易力何深嚌。” 清 陈梦雷 《告都城隍文》:“何意 李光地 蜡书遣使,负约於先;宠命加身,爽信於后,致 雷 有怀莫测,负谤难明。”

负谤(fù bàng):蒙受责难。《汉书·贾谊传》:“今奉尊罪人之子,适足以负谤於天下耳。” 唐 杜甫 《八哀诗·赠秘书监江夏李公邕》:“祸阶初负谤,易力何深嚌。” 清 陈梦雷 《告都城隍文》:“何意 李光地 蜡书遣使,负约於先;宠命加身,爽信於后,致 雷 有怀莫测,负谤难明。”

官谤(guān bàng):因居官不称职而受到的责难和非议。《左传·庄公二十二年》:“ 齐侯 使 敬仲 为卿。辞曰:‘羇旅之臣……敢辱高位,以速官谤?’”《南齐书·王僧虔传》:“吾衣食周身,荣位已过,所慙庸薄无以报国,岂容更受高爵,方貽官谤邪!” 宋 秦观 《辞史官表》:“以蕞尔不胜任之材,处灼然非所居之地,必招官谤,上累恩私。” 清 赵翼 《瓯北诗话·<陆放翁年谱>小引》:“方忧官谤,又辱詔追。半道遣行,虽嘆栖迟之薄命;频年省记,要为比数於诸公。”

毁谤(huǐ bàng):[释义](动)诽谤。 [构成]并列式:毁+谤 [例句]你毁谤别人的名誉是不对的。(作谓语)[同义]诽谤

讥谤(jī bàng):讥议毁谤。《三国志·魏志·毛玠传》:“ 玠 讥谤之言,流於下民,不悦之声,上闻圣听。” 宋 欧阳修 《新春有感寄常夷甫》诗:“轩裳德不称,徒自取讥谤。” 明 张凤翼 《灌园记·迎立世子》:“助衣粮,即时賚发往他方,若留在此遭讥谤。”

假谤(jiǎ bàng):诽谤。《宋书·谢灵运传》:“今影迹无端,假谤空设,终古之酷,未知或有。”

监谤(jiān bàng):《国语·周语上》:“ 厉王 虐,国人谤王。 邵公 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 衞 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 韦昭 注:“监,察也。”后以“监谤”谓压制舆论。 宋 王安石 《杨刘》诗:“ 厉王 昔监谤,‘变雅’今尚载。” 宋 王十朋 《轮对札子》之一:“皇城置逻卒旁午察事,甚於 周 之监谤;内外将帅剥下赂上,结怨於三军。” 章炳麟 《訄书·哀清史》:“自 清 室滑 夏 ,君臣以监谤为务。”

近谤(jìn bàng):照应,照料。谤,通“ 傍 ”。 元 关汉卿 《哭存孝》第一折:“你可便难倚弟兄心,我今日不可公婆意……别近谤俺夫妻每怎的,只不过发尽儿掏窝不姓 李 。”参阅 王鍈 《诗词曲语词例释·近谤》。

雷谤(léi bàng):谓众口交毁。 唐 柳宗元 《祭姊夫崔使君简文》:“雷谤爰兴,按验增诬。”

离谤(lí bàng):遭受诽谤。《楚辞·九章·惜诵》:“纷逢尤以离谤兮,謇不可释。”《楚辞·东方朔<七谏·沉江>》:“正臣端其操行兮,反离谤而见攘。” 王逸 注:“言正直之臣,端其心志,欲以辅君,反为谗人所谤訕,身见排逐而远放也。”

流谤(liú bàng):造谣中伤。 唐 杨炯 《唐恒州刺史建昌公王公神道碑》:“防薏苡之讥嫌,絶简书之流谤。” 唐 罗隐 《谗书·三叔碑》:“当 周公 摄政时,三叔流谤,故辟之、囚之、黜之,然后以相孺子。” 明 沉德符 《野获编·兵部·日本和亲》:“造为此説者,皆出东征失志游棍,流谤都中。”

罗谤(luó bàng):谓罗织罪名进行诋毁。《南齐书·循吏传·刘祥》:“岂有事无髣髴,空见罗谤?”

弭谤(mǐ bàng):禁止非议。《国语·周语上》:“ 厉王 虐,国人谤王, 召公 告王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 卫 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 召公 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 韦昭 注:“弭,止也。” 唐 李商隐 《哭虔州杨侍郎虞卿》诗:“本矜能弭谤,先议取非辜。” 宋 欧阳修 《论茶法奏状》:“不护前失,深思今害,黜其遂非之心,无袭弭谤之迹,除其前令,许人献説。”

群谤(qún bàng):犹言众口交攻。 北齐 魏收 《枕中篇》:“道遵则羣谤集,任重而众怨会。” 唐 李华 《润州丹阳县复练塘颂》:“羣谤雷动,山镇恬然。”

丧谤(sàng bàng):恶声恶气地说话。《红楼梦》第三五回:“凭他怎么丧谤,还是温存和气。” 欧阳山 《苦斗》四四:“她只是恶狠狠丧谤 陈文娣 道:‘你管起 何家 的事儿来了?’”

姗谤(shān bàng):讥讽诽谤。 章炳麟 《訄书·哀清史》:“当 康熙 时, 戴名世 以记载前事诛夷矣! 雍正 兴诗狱, 乾隆 毁故籍,姗谤之禁,外宽其名,而内实文深。”

讪谤(shàn bàng):◎ 讪谤 shànbàng[slander] 诋毁;诽谤

售谤(shòu bàng):谓进行毁谤。《宋史·后妃传下·昭怀刘皇后》:“时 孟后 位中宫,后不循列妾礼,且阴造奇语以售谤。”

肆谤(sì bàng):恣意毁谤。 明 沉德符 《野获编·礼部二·四贤从祀》:“ 陈 在 成化 被召时,为 邱文庄 肆谤。”

速谤(sù bàng):招致毁谤。 唐 张说 《进白乌赋》:“恐同类之见嫉,畏不才之速谤。” 宋 欧阳修 《再乞外任第三表》:“违时背俗,速谤招尤。”《元史·虞集传》:“虽以此二者忤物速谤,终不为动。” 清 曾国藩 《复陈右铭太守书》:“第恐精力日頽,无补艰危,止速谤耳。”

腾谤(téng bàng):谓肆意诽谤;大加指责。《旧唐书·韦陟传》:“ 陟 常自谓负经纬之器,遭后生腾谤,明主见疑,常鬱鬱不得志。”《明史·许彬传》:“晚参大政,方欲杜门谢客,而客恶其变态,竞相腾谤,竟不安其位。”《清史稿·马建忠传》:“ 建忠 以鸦片流毒,中外腾谤,当寓禁于征,不可专重税收。”

枉谤(wǎng bàng):诬陷诽谤。《醒世姻缘传》第七五回:“吃饭中间, 狄希陈 言来语去…… 李奶奶 只説是 狄希陈 造言枉谤。”

诬谤(wū bàng):◎ 诬谤 wūbàng[slander] 造谣中伤;对人进行诬蔑诽谤

闲谤(xián bàng):毁谤。《南齐书·谢朓传》:“閒谤亲贤,轻议朝宰。”

相谤(xiāng bàng):互相诽谤。《左传·襄公六年》:“ 宋 华弱 与 乐轡 少相狎,长相优,又相谤也。” 汉 刘向 《说苑·政理》:“不内相教而外相谤者,是谓不足亲也。”

嚣谤(xiāo bàng):众口谤议。《南齐书·王融传》:“自循自省,竝愧流言。良由缘浅寡虞,致貽嚣谤。” 唐 吴兢 《贞观政要·择官》:“凡在官寮,未循公道,虽欲自强,先惧嚣谤。”《新唐书·李安期传》:“比见公卿有所荐进,皆劾为朋党,滞抑者未申,而主荐者已訾,所以人人争噤默以避嚣谤。”

虚谤(xū bàng):无中生有地说人坏话。《后汉书·儒林传上·孔僖》:“至如 孝武皇帝 ,政之美恶,显在 汉 史,坦如日月。是为直説书传实事,非虚谤也。”《梁书·刘孝绰传》:“舞文虚谤,不取信於宸明;在縲婴纆,幸得蠲於庸暗。”

喧谤(xuān bàng):谓大声指责。《明史·崔恭传》:“ 成化 五年,尚书 李秉 罢, 商輅 欲用 姚夔 , 彭时 欲用 王概 ,而北人居言路者,谓 时 实逐 秉 ,喧谤於朝。”谓众口诽谤。《隋书·房陵王勇传》:“於是内外諠谤,过失日闻。”

雪谤(xuě bàng):洗雪污蔑不实之词。 宋 陆游 《老学庵笔记》卷十:“故予表而出之,为 袭美 雪谤於泉下。”

掩谤(yǎn bàng):止息诽谤。《左传·昭公二十七年》:“ 戌 也惑之:仁者,杀人以掩谤,犹弗为也。今吾子,杀人以兴谤,而弗图,不亦异乎!”

疑谤(yí bàng):猜疑诽谤。《南史·谢瞻传》:“汝为国大臣,又总戎重,万里远出,必生疑谤。” 宋 叶适 《蔡知閤墓志铭》:“今 嘉王 长,若豫建参决,则疑谤释矣。” 周善培 《陈子立传》:“吾之身时为上下疑谤所集, 子立 独谨厚,协於远近。”

贻谤(yí bàng):招致责难。 明 方孝孺 《孝思堂记》:“苟才不克胜乎位,善无以及乎人,貽谤取侮,而恆惧乎危辱之臻,则亦未得为孝也。”

尤谤(yóu bàng):怨咎诋毁。 唐 范摅 《云溪友议》卷三:“ 刘君 脩史时,宰辅得人,藩镇有事,朝廷凡有瑕勣,悉欲书之,冀人惕励。拟纵 董狐 之笔,尤谤必生,匿其功过,又非史职。”

舆谤(yú bàng):指民间毁谤之话。《六部成语注解·吏部》:“但衙役不严以至舆谤腾矣:此员虽有以上许多好处,但只不能从严约束官役,往往有扰民之事,以致民间毁谤之话传扬纷起矣。”

遇谤(yù bàng):遭受毁谤。《隶释·汉戚伯著碑》:“充列王室,遇谤于 吕 。” 唐 皮日休 《何武传》:“古之士事上遇谤,当职遭辱,苟其君免之,必以愤报,破家亡国者可胜道哉!”

谀谤(yú bàng):奉承和毁谤。 清 魏源 《再书<宋名臣言行录>后》:“而谓党奸諛,抑忠藎,恐起 岳 檜 二人质之,亦未必受此等諛谤也。”

冤谤(yuān bàng):无故遭受诽谤。《后汉书·霍谞传》:“夫以罪刑明白,尚蒙天恩,岂有冤谤无徵,反不得理?”

怨谤(yuàn bàng):怨恨非议。《墨子·尚贤中》:“是以美善在上,而所怨谤在下。”《汉书·五行志中之上》:“君炕阳而暴虐,臣畏刑而柑口,则怨谤之气发於謌謡,故有诗妖。” 宋 陆游 《未除前二日休假感怀》诗:“怨谤相乘真市虎,技能已尽似 黔 驴。”《明史·刘健传》:“内贼纵横,外寇猖獗,财匱民穷,怨谤交作。” 老舍 《赵子曰》第十九:“亲热的时候呢,也别忘了互相规正;冷淡的时候呢,也不必彼此怨谤。”

灾谤(zāi bàng):亦作“灾谤”。毁谤造成的祸害。《后汉书·杨秉传》:“可遵用旧章,退贪残,塞灾谤。”

遭谤(zāo bàng):受到诽谤。 南朝 梁 荀济 《论佛教表》:“法席聚会,邪谋变通,称意赠金,毁破遭谤,此 吕尚 之《六韜》祕策也。”《禅真逸史》第十一回:“讜言遭谤即宵征,苦歷高岗復陷坑。” 清 梁绍壬 《两般秋雨盦随笔·侮圣非贤》:“ 周公 大圣犹遭谤, 伊 洛 名贤亦被讥。堪笑古今两陈贾,如何专把圣贤非?”

造谤(zào bàng):诽谤;无中生有,说人坏话,毁人名誉。《史记·李斯列传》:“入则心非,出则巷议,非主以为名,异趣以为高,率羣下以造谤。” 唐 李肇 《唐国史补》卷下:“匿名造谤,谓之无名子。” 宋 李纲 《与政府书》:“ 球 缘此种种造谤,又尝为 韩世忠 下营妇殴击。” 清 赵翼 《瓯北诗话·元遗山诗》:“予北渡后,献书中令君,荐诸名士,而造谤者,即书中所荐之人也。”

谮谤(zèn bàng):犹诽谤。《六度集经·忍辱度天极章》:“两舌恶駡,妄言綺语,譖谤邪伪,口过都絶。” 明 杨柔胜 《玉环记·范张别皋》:“不听良言,徒招譖谤。”

止谤(zhǐ bàng):止息谤言。 汉 徐干 《中论·虚道》:“语称‘救寒莫如重裘,止谤莫如脩身,疗暑莫如亲冰’,信矣哉!”《三国志·魏志·王昶传》:“谚曰:‘救寒莫如重裘,止谤莫如自脩。’”

众谤(zhòng bàng):众人的毁谤。 清 黄六鸿 《福惠全书·钱穀·催征》:“若夫执法贤侯,毁破斯文情面,輒腾众谤。”

訾谤(zī bàng):亦作“訿谤”。毁谤,非议。 唐 道宣 《叙列代王臣滞惑解》:“斯言訿谤,天地不容。” 明 方孝孺 《书李质夫序后》:“声誉者己之所致以彰其身。一有所不至,则人将訾谤之矣。”

罪谤(zuì bàng):罪责毁谤。《后汉书·皇后纪下·顺烈梁皇后》:“愿陛下思云雨之均泽,识贯鱼之次序,使小妾得免罪谤之累。” 唐 柳宗元 《寄京兆许孟容书》:“伏念得罪来五年,未尝有故旧大臣肯以书见及者。何则?罪谤交积,羣疑当道,诚可怪而畏也。” 清 吴敏树 《与梅伯言先生书》:“今幸获请於先生,凡所为状,固未敢有一言之欺,以辱高文而滋罪谤。”

诽谤门:诽谤门,2010年10月19日晚,中国互联网上突然盛传有关“圣元奶粉事件背后有黑手”的帖子,声称包括“圣元奶粉性早熟”事件、伊利“QQ星”及多家婴幼儿鱼油EPA会导致性早熟等事件都是其竞争对手蒙牛公司精心策划,多名涉案人员已经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wow gold buy wow gold cheap wow gold world of warcraft gold ffxiv gil ff14 gil 2010年10月22日,呼和浩特警方召开了3 分钟的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蒙牛“诽谤门”案情,并指出现在没有证据表明此案有更深的背景。 背景资料 据公开资料显示,1978年牛根生参加工作。在伊利集团从一名洗瓶工干起,做到了生产经营副总裁的位置。1998年,牛根生从伊利辞职。谈到辞职的原因,牛根生2001年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说,主要是源于高层的权力斗争。 此后,牛根生于1999年创立蒙牛集团。 world of warcraft gold  作为乳业的后起之秀,“蒙牛”以出色的营销手段实现了快速增长。对于蒙牛的成立,社会上有人称,牛根生的离开使伊利不少元老级管理人员均跟随而去,原先的伊利一分为二,成为现在的蒙牛和伊利两个乳业巨头。 2002年,蒙牛销售额跃升至第4位,并成长为中国最大的乳制品企业。与伊利这个中国第二大乳制品企业的较量逐渐升温。 事件缘起 2010年10月19日起,中国内地网络的若干论坛及微博开始流传伊利集团旗下生产的“QQ星儿童奶”遭到恶意声誉损害系网络公关公司受雇实施的行为。网民纷纷表示“震惊”,纷纷发帖“求真相”。 而要找回真相,就必须回到事件发生的源头——2010年7月。 2010年7月16日,某报刊登了一篇所谓“深海鱼油造假严重”的新闻,随即网上相继出现大量宣传“深海鱼油不如地沟油”的攻击性文章。 之后,网络攻击深海鱼油的行动有组织地向深层次发展,攻击添加深海鱼油的产品不能食用,最后矛头直指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QQ星儿童奶”,煽动消费者抵制加入了深海鱼油的伊利“QQ星儿童奶”。 随后,相关文章纷纷出现在我国大型门户网站论坛、个人博客和百度等主流网站的问答栏目。伊利集团公司迅速向呼和浩特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报案,呼和浩特市警方随即立案侦查。 警方侦查 诽谤?反诽谤?网络写手炒作煽动网民 警方经过为期两个多月的缜密侦查发现,这起看似商战的事件,确系“一网络公关公司受人雇佣,有组织、有预谋、有目的、有计划,以牟利为目的实施的”损害企业商业信誉案。 警方证实:2010年7月14日,蒙牛“未来星”品牌经理安勇与北京博思智奇公关顾问有限公司共同商讨炒作打击竞争对手——伊利“QQ星儿童奶”的相关事宜,并制定网络攻击方案。 据警方介绍,这些网络攻击手段包括:寻找网络写手撰写攻击帖子,并在近百个论坛上发帖炒作,煽动网民情绪;联系点击量较高的个人博客博主撰写文章发表在博客上,并“推荐到门户网站首页”、“置顶”、“加精”等操作,以提高影响力;以儿童家长、孕妇等身份拟定问答稿件,“控诉”伊利乳业公司,并发动大量网络新闻及草根博客进行转载和评述,总计涉及费用约 28万元。 而整个操作链由“蒙牛‘未来星’品牌经理安勇——北京博思智奇公关顾问公司(郝历平、赵宁、马野等)——北京戴斯普瑞网络营销公司(张明等)、博主(网络写手)——李友平(戴斯普瑞公司合伙人)”这样串联而成。 整个网络炒作历时一个月,其中点击量最高的一个帖子点击数达20余万人次。警方表示,这起案件现在已告破,安勇、郝历平、赵宁等三名犯罪嫌疑人已于2010年10月16日被内蒙古检方正式批捕,另一名犯罪嫌疑人马野也被警方刑拘,张明、李友平等人在逃。 博弈 2010年10月20日晚,蒙牛副总裁胡苏东说,安勇是蒙牛公司一名项目经理,他制造这一事件是其个人所为。蒙牛支持配合警方依法查处。 警方调查证实,目前我国的一些名牌食用油和牛奶中分别添加了“鱼油”或“藻油”,伊利“QQ星儿童奶”添加的是“深海鱼油”,蒙牛“未来星儿童奶”添加的是“藻油”。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打击“鱼油”是为了拉抬“藻油”。 据内蒙古警方调查,北京博思智奇公关顾问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主要为企业或客户提供战略顾问、品牌传播、互动营销、危机管理等业务。 伊利 蒙牛最大竞争者伊利集团(Yili Dairy)周三(2010年10月20日)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自己是蒙牛策划、于7月中旬开始实施的网络攻击的目标。 伊利表示,公司向蒙牛所在地内蒙古的公安机关报告了诽谤攻击事件,公安机关后来拘留了蒙牛儿童奶品牌经理安勇,以及北京博思智奇公关顾问有限公司(BossePR Consulting)的三名员工。 伊利称,“据公开资料显示”,蒙牛乳业总裁助理杨再飞兼任博思智奇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博思智奇副总经理为蒙牛乳业首席顾问。 蒙牛回应称,安勇是蒙牛公司一名项目经理,不是高层管理人员,他策划和实施攻击行动是擅自而为。蒙牛正协助公安机关调查。 影响 部分企业通过网络推手公司影响舆论和公平竞争的动向的“网络黑社会”行为值得关注,对这种恶性竞争行为应当警惕,在当前食品安全如此敏感时期,制造这种恶性事件影响的不仅仅是圣元、伊利这两家企业,甚至会影响整个食品行业的整体信誉,给公众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心理,危及中国制造,影响民族食品工业发展。 广告公司与公关咨询公司在接广告营销业务之时,必须要清楚地知道自己能做么,也更要知道自己不能做什么,严于自律,勇于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与此同时,广告咨询界企业也要找准自身定位,切忌营销短视,做广告要对消费者、广告主和社会负责,进而更好地推动中国广告咨询行业的良性循环与社会经济的健康发展。

诽谤罪(fěi bàng zuì):◎ 诽谤罪 fěibàngzuì[slander] 指对受害人造成了实际的损害,并指明是由口头说话造成的,无论是出于恶意明知故说,还是出于无心缺乏考虑而说

薏苡谤(yì yǐ bàng):同“ 薏苡之谤 ”。 唐 陈子昂 《题居延古城》诗:“桂枝芳欲晚,薏苡谤谁明。” 唐 杜甫 《寄李十二白二十韵》:“稻粱求未足,薏苡谤何频!”

诽谤之木

飞谋荐谤

飞谋钓谤

腹诽心谤

腹非心谤

谏尸谤屠

使性谤气

血的诽谤:血的诽谤 - 概述 血的诽谤,一词源自中世纪欧洲,12世纪时欧洲基督徒社会盛传恐怖流言,称犹太人绑架杀害基督徒的男孩,并用他们的血制成面包作为逾越节的祭品,美国前副总统候选人莎拉•佩林陷入亚利桑那枪击案引发的政治漩涡。佩林发表视频讲话,并引述中世纪典故指责部分媒体和评论员诽谤她,再次掀起舆论风波。 血的诽谤 - 枪击事件 1、2011年1月8日发生的图森枪击案导致6人死亡,包括民主党籍国会众议员吉佛兹在内的十多人受伤。警方认为枪手袭击的主要目标就是吉佛兹。前副总统候选人莎拉•佩林在2010年中期选举期间曾用激烈言辞鼓动支持者“不要撤退、重新上膛”,甚至在竞选示意图上将吉佛兹等19名民主党众议员的选区标注枪支十字星图标。佛兹本人表示佩林把我们的选区标上枪支瞄准镜,当人们采取这些行为时,他们应意识到这种行为可能引发的后果。 2、枪击案爆发后,许多自由派媒体将嫌犯拉夫纳的行凶与佩林的言论联系起来,指责佩林的过激言行充满火药味,是煽动暴力和仇恨,制造政治对立。但也有媒体评论员为佩林辩护说,凶手的精神状态才是行凶的主要原因,警方称嫌犯的作案动机不明。 血的诽谤 - 诽谤行为 1、佩林在FACEBOOK网站上发布8分钟的视频,强力指责外界对她的“诽谤”,并引述中世纪欧洲基督徒散布谣言恶毒攻击犹太人的典故,她说:“记者和评论员不应该制造‘血的诽谤’,这只会煽动严重的仇恨和暴力,他们应该受到谴责。” 2、一些学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佩林引用这个典故是滥用词语,而且逻辑上也讲不通。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历史学教授罗妮说这是对犹太人的侮辱,我想佩林或者她的幕僚并不确切了解这个典故的含义。头部中弹的众议员吉佛兹是亚利桑那州首位犹太裔国会众议员。 3、CBS评论员丹·法伯认为这是佩林意把自己塑造成事件的受害者,但真正的受害者是吉佛兹和其他伤亡者,当年吉佛兹指出佩林不应该使用十字准星标注选区时,她装聋作哑。法伯说,十字星事件可能与图森枪击案没有直接关联,但与这个国家的政治分裂程度却密切相关。

薏苡之谤

薏苡蒙谤

王鹏诽谤案:王鹏诽谤案-简介 王鹏诽谤案是2010年11月23日,甘肃省图书馆典阅部职工王鹏因举报官二代,被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警方以“涉嫌诽谤罪”刑事拘留的事件。随后,王鹏于2010年12月1日被释放,但该事件引起媒体和网民以及法学专家对于“诽谤罪”的定性引起极大地争议。 王鹏诽谤案-背景 拘留通知书 王鹏出生于江苏省云港市一个普通工人之家,2003年考入兰州大学中文系,马晶晶是他本科四年同宿舍的同学。据其父王志昌介绍,王鹏上学期间,偶尔跟家里通电话,总会抱怨来自宁夏的舍友马晶晶“游手好闲,基本不学”。两人为此有矛盾,因为马晶晶经常深夜打游戏影响宿舍同学休息,王鹏曾在校外租房住。 2007年6月,王鹏和马晶晶面临本科毕业。当时,王鹏负责统计就业率,还未找到工作的马晶晶直接将就业单位填写为共青团银川市委。令王鹏惊奇的是,2007年7月10日,宁夏自治区公务员考试才正式开始报名,而马晶晶也是在当天才报考共青团银川市委学校部科员一职。 在这个400多人参加的公务员岗位考试中,马晶晶过关斩将,连续获得笔试第一名、面试第一名。事后,王鹏告诉父亲王志昌:“在学校4年期间,马晶晶除了体育课,其他课程很多不及格而补考,总成绩总是排名倒数几位,怎么能考这么好?” 据2007年宁夏统招公务员相关材料显示,当年共青团银川市委学校部科员职位计划招收一人,报考人数达488名,最终录取者名为“马晶晶”。 据王鹏的父亲王志昌称,2007年即将毕业之际,王鹏入选了学校的保研名单,马晶晶向兰州大学校方举报王鹏档案造假,“他(马晶晶)说王鹏的档案是假的,保研审定的时间又很短,王鹏因此落选了。” 对于王志昌的说法,兰州大学未能证实。毕业后,王鹏选择去了甘肃省图书馆工作。[2]而马晶晶则在共青团银川市委学校部任职。 王鹏认为马晶晶在公务员招考中存在“作弊”问题,其家庭背景是重要因素。自2007年以来,王鹏曾多次致信国家公务员局、国家监察部以及宁夏自治区银川市团市委,反映马晶晶的“作弊”问题。但并未得到回应,为此曾在网络上发帖。但其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中断了举报。 而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举报马晶晶在公务员考试中涉嫌舞弊的并非王鹏一人。有举报材料称,发现马晶晶“卷面近一半没做”,“申论有1/3的标题题目未做”,在面试等环节,相关面试人员被“打招呼”。 公开资料显示,马晶晶的父亲马崇林曾任宁夏固原市泾源县委副书记、县长,现任宁夏自治区扶贫办副主任。其母丁兰玉曾任宁夏吴忠市委常委、总工会主席,分管妇联和团委,现任吴忠市委常委、市政协主席。 公开资料显示:现任吴忠市委常委、市政协主席的马母和宁夏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张学武曾在一起共事4年,一同担任过吴忠市委常委。 2010年10月下旬,王鹏的母亲给马晶晶的母亲吴忠市委常委、政协主席丁兰玉写了一封信。王母信件的内容主要是从网络上摘抄下来的。“主要是网络上骂丁兰玉的一些话。”王志昌说,“王鹏没有读研究生对他妈妈伤害很大,她认为这跟马晶晶的举报有关。女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她认为既然你儿子让我不好受,我也让你不好受。” 王鹏的女友王建华说,王鹏是2007年底发的帖,因为担心马晶晶报复,王鹏在甘肃省图书馆找到工作后,也一直对外隐瞒自己的工作单位和行踪。 王建华说,大学毕业后,2008年马晶晶曾写信到王鹏的江苏老家辱骂王鹏,还说要找到他。在被拘留三四周之前,王鹏曾对王建华说,有人想害他。 王鹏诽谤案-举报材料摘要 自称“参加2007年宁夏全区统一招考公务员的工作人员”提供的举报材料,以下为材料摘录: 2007年7月15日公考结束后我们感到非常蹊跷,宁夏所有拟录用公务员名单都在人事厅网上公示,只有共青团银川市委学校部科员这个职位拟录用公务员名单一直没有在招考部门网站上公示,结果录用人员已经上班半年网上还没有公示(后来受到众多考生舆论压力,才在2007年11月1日的日期,以录用通知形式在银川市人事局政务公开栏补公示(录用半年后的事),这个通知公示排在一条2007年12月30日公示的后边,明显是后补的)。 马晶晶在兰州大学学习期间的考试成绩,除体育外很少及格,平均每一学年有近十门主干课不及格,大学英语四级考到毕业也没达到425分,在班级120人中排名稳定在倒数第一名。 马晶晶在兰州大学时曾参加党校第72期培训班,当时参加人员为来自各学院和机关的500多名师生,在结业考试中马晶晶是唯一没有及格的人,他也因此没有拿到毕业证。 王鹏诽谤案-被举报者回应 马晶晶表示,2007年9月至今,王鹏不断写匿名信,反复发网帖,对自己及父母进行“恶意诽谤诬陷”,长达三年之久。2010年4-5月,王鹏再次上网发帖,污蔑其公务员考试作弊。2010年10月15日,马晶晶向警方举报王鹏的“违法行为”。 王鹏诽谤案-官方对举报内容的回应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曾接获群众来信反映马晶晶在公务员考录中存在作弊问题,并将来信批转宁夏自治区人事厅,宁夏自治区人事厅据此进行调查,并于2008年6月16日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提交了相关报告,认定马晶晶在公务员考录中不存在作弊问题,举报不属实。以下为报告节录: 关于笔试时马晶晶作记号问题:经我们调出马晶晶的答题卡和试卷认真查看,没有发现作记号的问题。 关于关于面试时马晶晶父亲找银川市有关人员商量作弊的问题:经与当时担任主考官和监督员的有关同志了解情况及查阅考场记录情况,工作正常,程序合法,没有发现有作弊的问题。 关于没有公示录用马晶晶信息的问题:经我们上网查看,录用马晶晶为公务员的信息在2007年11月1日银川市人事信息网上进行了公示。 关于马晶晶“申论有三分之一的题目未做”的问题:经我们调阅马晶晶《申论》试卷查看,答题完整,全部按照要求答卷,不存在三分之一题目未做的问题。 关于银川市人事局原副局长高银东在考录中帮助马晶晶作弊问题:经我们会同银川市有关部门进行调查,没有发现高银东有参与作弊的情况。 王鹏诽谤案-因诽谤被刑拘 宁夏吴忠警方发给王志昌的短信 马晶晶连续几年来到吴忠市公安局利通分局报案,控诉王鹏的匿名信给自己和家庭带来的伤害。分局领导接到这次报案后,非常重视,组织了全局多名干警进行讨论,是否要对王鹏进行刑事拘留,局里分成态度鲜明的两派,一派支持,一派反对,双方争论了很久,最终决定刑拘。 抓捕令由吴忠市公检法联席会议下达,认为王鹏的举报严重危害国家利益和社会秩序,适用公诉程序。宁夏人事厅证明马晶晶没有作假,警方远赴王鹏家乡抓捕其父母。 宁夏吴忠警方的强力行动让王鹏一家处于明显劣势,其父亲到吴忠探视儿子时被警方控制,后来伺机逃脱,赴京上访,此事首度曝光于天下。吴忠警方则加大办案力度,王鹏家乡江苏连云港的警方收到协查要求,王鹏的母亲只能惊惶地走避,害怕同样被跨省抓捕。 2010年11月23日,甘肃省图书馆典阅部职工王鹏被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警方以“涉嫌诽谤罪”刑事拘留。 批捕依据 吴忠市公安局利通分局警官表示,公安部曾下发内部文件,对于侮辱、诽谤案件,公安机关经过审查,认为具有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情形,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应当报请上一级公安机关同意后立案侦查,立案后需要采取强制措施的,应当在采取强制措施前报经上一级公安机关同意。这次利通警方“跨省追捕”也报请了吴忠市公安机关的同意。 受上级领导影响 吴忠市公安局和利通分局在作出这个决定时也考虑到了可能引起的舆论批评,但谁都没有想到会引起如此大的社会反响。每次报案都是马晶晶一个人来的,丁兰玉从来没打过招呼。但该警官承认许多警方人士都认识丁兰玉,不能完全排除感情因素。 王鹏诽谤案-释放 王鹏展示释放证明书 2010年12月1日,王鹏被释放。王鹏还说,他在看守所曾被刑讯逼供。两只手被手铐卡破了,警察用皮鞋踢他的腿,弄得腿上满是青紫,头也被打了无数巴掌,好几天来,头还是很昏。 王鹏出来后还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采访,并给记者拍了身上的伤痕。 对警方提出的要求 王鹏离开看守所时向警方提出四个要求,其中包括要求警方和组织为他恢复名誉,不要影响了政审;此外,由于报考甘肃省公务员考试,因被警方抓捕耽误了缴费,现缴费时间已过,要求帮助解决等。 王志昌则在12月2日凌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明确提出三个要求:要求有关方面追查马晶晶的父母是怎样利用公权指使公安机关制造冤假错案的;马晶晶考上公务员疑问太大,要求有关部门进行详细的调查;儿子被办了错案和刑讯逼供,要政府按刚好从12月1日起实施、规定了精神损害赔偿内容的新的国家赔偿法赔偿。 王鹏诽谤案-官方认错 宁夏吴忠市公安局《关于纠正王鹏涉嫌诽谤案件的决定》 2010年12月2日零时许,宁夏吴忠市市委、市政府向新华社记者通报,决定纠正利通区公安分局跨省刑事拘留王鹏错案,并处理了有关责任人。 通报说,2010年11月23日,吴忠市利通区公安分局以涉嫌诽谤罪对当事人王鹏实施刑事拘留,案件发生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热议。吴忠市委、市政府认为,新闻媒体和网络的关注报道,以及法律专家和网民关注、评述刑事拘留王鹏事件,是积极主动监督国家机关依法履行职责、保障公民合法权益的一种具体表现。市委、市政府责成吴忠市有关部门对利通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王鹏案进行了依法审查。审查结果认为,利通区公安分局在办理王鹏案件中存在过错,将本应属于自诉法律程序的案件按照公诉案件办理,属于错案。 据介绍,吴忠市公安局决定,利通区公安分局以涉嫌诽谤罪刑拘王鹏,使用法律不当,是一起错案,予以依法纠正,立即解除对王鹏的刑事拘留。吴忠市委、市政府研究决定,对处理本案件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市公安局副局长、利通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利通区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何泽祥予以免职;责成利通区区委对负有分管责任的利通区公安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汪红东予以免职;责成有关部门对涉及本案件的相关事宜作进一步调查。 王鹏诽谤案-国家对诽谤案的要求 国家刑法将“诽谤罪”原则上定为自诉案件,而不是公诉案,这表明原则上公权是不能介入诽谤案的,以彰显司法的公平。但一些地方的警方还是取媚于权力,将自诉的诽谤案,办成轰轰烈烈的跨省抓捕的大戏,引起了公愤。所以公安部严格限制了诽谤案的立案标准,最高检也提升了诽谤罪的批捕级别。 2009年4月,公安部下发《关于严格依法办理侮辱诽谤案件的通知》,明确只有三种情况应被认定为“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警方可按公诉程序立案侦查:(一)因侮辱、诽谤行为导致群体性事件,严重影响社会秩序的;(二)因侮辱、诽谤外交使节、来访的外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等人员,造成恶劣国际影响的;(三)因侮辱、诽谤行为给国家利益造成严重危害的其他情形。 此外,2010年8月,最高检也向媒体表示:今后一段时间内,对于公安机关提请逮捕的诽谤案件,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属于公诉情形并有逮捕必要的,在作出批捕决定之前应报上一级检察院审批。 王鹏诽谤案-媒体的质疑 宁夏人事厅表示录用马晶晶为公务员,程序没有问题,信息在2007年11月1日就在银川市人事信息网上进行了公示。但媒体却没有搜索到“银川市人事信息网”;银川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网上也没有该公示信息。这也得有一个说法? 蹊跷的地方还有,2007年6月,王鹏面临毕业时,学校开始统计就业率,马晶晶赫然把自己的就业单位填写为“共青团银川市委”,但一个月之后,公务员招考才开始,如此未卜先知,也请相关部门出来解释一下。 三大疑问 其一,为何不去调查招考中官员避亲的问题,反而迅速抓捕揭短的公民?马晶晶母亲任职政协主席之前,曾分管吴忠市妇联和团委,与银川团市委有业务往来和权力交叉。尽管马晶晶不是在母亲领导的部门任职,但马晶晶一家何以撇清以权谋私、靠权势干涉招考的干系?现在偷换焦点,制造事端,逼迫王鹏一家承认诽谤难以服众,最关键的问题是马家要自证清白,没有对招录施加不当影响。 对马晶晶的举报不止王鹏一人,更多举报材料显示,马晶晶的报考资格相当弱,他战胜另外487名候选人入职团市委相当可疑。宁夏人事厅表态说,针对举报内容,经过一一查询,排除了马晶晶笔试试卷做记号、面试时马父托关系、公示迟缓、银川人事局副局长协助作弊等指控。问题是,在没有经过公开、透明、可信的正式调查下,这样的结论除了坐实舆论揣测,没有说服力。 其二,警方不惜代价,跨省抓捕,维护的究竟是国家利益还是权贵利益?诽谤案本属自诉案,不诉不立。但在本案中,吴忠警方精心设计,将其定性为严重危害国家利益,从而绕过自诉要件,直接推动案件进入公诉。图书管理员王鹏乃一介书生,他有什么能耐危害“国家利益”?举报的真假,只作鉴定就好,何来严重危害社会秩序一说?搞得人心惶惶难道不是危害社会秩序? 网民因言获罪的例子很多,多数经过网民和舆论合击,在诽谤成立条件上自相矛盾,从而瓦解掉构陷图谋。王鹏一案的恶劣之处在于,吴忠方面吸取了过往案件中不利于司法机构的教训,拉高案件的定性,给它贴上危害国家利益的标签。但这样扭曲案件的性质,其实是以“国家利益”来遮掩自身违法的事实,强行让案件顺着预定的方向,实质上维护的是权贵而不是法律尊严。 其三,宁夏吴忠警方有关部门是要澄清问题,还是要制造恐怖气氛?马晶晶到留存其母影响力的机关上班,这个核心事实已经决定了马家难以自圆其说,而为马家助阵圆场的必定也难以更改这个事实。如果无视这个核心事实及冤案的起点,盲目而强行办案,不仅无助于澄清社会疑问,公权岂能成私刑工具,从而制造令人窒息的强迫气氛。 王鹏现已落入吴忠警方的看押,处在他举报对象的势力范围内。联想到马家隐身幕后操纵的一系列做法,再对照公检法共同发出的惩罚王鹏的指令,且不说纠正冤案、公正办理的前景难以乐观,就连王鹏的个人安危都让人忧心。请问宁夏吴忠,这到底是在执法为公还是在制造恐怖? 取消诽谤罪,用民事侵权法调整公民间的纠纷,是避免此项罪名成为压制公民工具的可取办法。在缉拿王鹏一案中,宁夏吴忠假托国家利益的名义,制造了新型诽谤案,大众需要严加警惕。尽管吴忠方面事先对抓捕作过周密研究,但其中的致命缺陷是:所有执行这项冤案计划的人,都是举报人指涉的某位市委常委的下属。这是导致王鹏被抓的原因,更是舆论借力围观,搭救王鹏的突破点所在。

汉字组词推荐

汉字组词分类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