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作文

  • 树苗在生长,老树在衰竭。当树苗感觉瘦小的自己已成为参天大树,它会先目睹,老树正拼尽全力留下那口气,满怀无限期望地看着它。我就是那棵正努力长大的树苗,而外婆,便是那日渐衰老的树。近年来,外婆总是眯着眼,笑着对我说:外婆真的老了哇!”她每次笑,略大的脸庞上,只有皮皱在一起。无数的小皱纹布满了外婆略显苍老的脸,就像枯萎的爬山虎爬上了古榕苍老的粗糙树皮似的。曾记得有一次,她说完这句话后,顿了下...

  • 在暑假里,人们大部分都会去游玩各种的风景区,我也不例外,我们一家去了林州,那里诗情画意,风景优美,那里有清澈的湖水,也有陡险的高山,我们在那里认识了许多人。有一天,我们几个人和其他人都想去爬山,于是我们不能开开心心去了。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些小孩,但他们因为之前爬了一次山觉得太累就不去了,只有我和我弟去了,我们上的山没有路,被其他户外爱好者称为野线,所以我们就只可以自己开路,我们就前行着我要介绍的是一...

  • 时光飞逝,转眼间马上就要开学了,这个暑假在你眼中或许是乐趣无穷的,或许是百无聊赖的。但是在我看来,这个暑假就像夏天里的白云,简单而美妙。最令我难忘的,依然是那一次登山在这个暑假里,我们选择了一个最美好的午后,全家人一起去爬山,踏上漳平最清幽的一座山——高明寺。那天,骄阳似火,头顶的夕阳迟迟不舍得离去。我们马不停蹄地来到山脚下,或许是因为挺久没来,站在山脚下仰望,山上的绿树更...

  • 有人说:人生就像登山,只能进,不能停,更不能退,不登上山顶,永远都是失败者。”这天,晴空万里,我和爸爸决定一起去爬平顶山,一方面锻炼一下身体,一方面想感受一下成功者”的喜悦。先来说一下我们今天要爬的这座平顶山,它是我们市区的标志性建筑,因山顶平坦如削”而得名,我所在的城市也因它命名为平顶山市”,我们这里的人一到周末就喜欢相约着来到这里爬山,666层&...

  • 五一小长假,我们一家三口来到恒山游玩。恒山是中华五岳的北岳,是山西省的壮丽景观。恒山到处可见庙宇,这些庙宇建设地点都十分险峻,让人看了赞叹不已。要爬恒山了,我们一家人在山脚戴好遮阳帽,开始爬山。红红的太阳照着我们,我们感到十分热。一路上,有各种各样的奇树怪石,每一个都有上千年历史了。渐渐地,我们走不动了,坐在山上,向下俯视。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已经爬的很高了。下面的树林郁郁葱葱,人们像蚂蚁...

  • 老爸总是说,你瞅瞅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听话,懂礼貌,再看看你我嘴上不说,可心里嘀咕着,你瞧瞧其他小朋友的爸爸,没事儿打打球,爬爬山,看看书,可你倒好——得空就喝喝酒!口说无凭,有文为证。镜头一赖屁股老爸经营一家烟酒店,平时不很忙,可一回到家便像只树懒一样躺在椅子上,谁都说不动,哪怕地球爆炸跟他也没多大关系。可一提到酒便有所不同了,前一秒还软塌塌的他立刻抖擞精神,就像充满气...

  • 春天了,我妈妈的同事组织去黄山旅游,妈妈也准备带我一起去。到了黄山已经是晚上了我们山脚下的农舍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早地我们就出发来到了黄山脚下真高啊!一眼望不到山顶,到了山顶上,肯定能看到云海。可是黄山又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这么高,我们能到山顶的宾馆吗?坚持就是胜利,我们一群人准备徒步爬山,沿着石阶一步步地爬虽然很吃力,不过黄山的风景让我暂时忘了辛苦。过了不到一小时我们就看见了迎客松,虽然是清晨...

  • 今天我去爬山,一回家我就躺在了床上,想起今天的事,开心极了,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这个世界里有许多吃的,当时我就想:这是哪里啊?我要回家。正当我想家里的时候,有一个小孩出现了:一个长的翅膀的人,来到我的身旁,说:我是这里的人,是这里的国王叫我带你去参加糖果王国。这房间里的东西只要你吃一口,就会长出来你想要的。”听见这个好消息,我就狂奔着朝各种吃的跑去,我这个吃几口,那个吃...

  • 在我成长的故事当中,发生过许许多多高兴的、快乐的、难过的事情,这些好的坏的小故事伴随着我的成长。记得有一年夏天,我跟着家人和好朋友美琪一家一起去尧山旅游。家人带着我们第一次去爬山,我和美琪特别期待自己能够成功的爬到山顶。体验一下一览众山小”感觉。晚上在尧山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吃过早饭就开始爬山了。刚开始爬山的时候,我和美琪信心十足的对家长说:我们今天一定会爬到山顶的。&rdqu...

  • 篇一:小学期盼作文花儿因为有了期盼,所以才能绽放出美丽的花朵。花儿因为有了期盼,所以才会从土地里吸收营养和水分。花儿因为有了期盼,所以才会把根扎的更深。花儿因为期盼,所以不怕狂风暴雨。树木因为有了期盼,所以才能长的更高。树木因为有了期盼,所以才能长的更粗壮。树木应为有了期盼,所以不怕狂风暴雨。爬山虎因为有了期盼,所以才能爬的更高。白云因为有了期盼,所以变的更白。蓝天因为有了期盼,所以更蓝。大海因为...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