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凄,雪的凉

小学生网 2019-10-26 15:29:23 5

 外面下着大雪,软软绵绵,为校园蒙上一匹轻纱。我们这群野孩子,不带伞,跑着出去追雪。

刚走到楼下,就被那种美所吸引。像是柳絮一样,漫天飞舞地飘开。绵绵似雾,似雨,飘如轻烟,不紧不慢地落下,翩翩舞起,转起了身上的蓝绸,脱离了云的束搏,独自一人自飘而下。它们都是一粒粒,没有如孪生姐妹般粘在一起,我行我素,忽飘忽落,任由自己的身躯随风飘荡。 走在路上,雪依旧在飘,一刻也没有落下,急急忙忙,像是要赶去见什么人。伸出手,缠绵绕在指尖,脆脆如沙,好那么会儿才离去。去了哪儿?我不知道,估计连它自己都不知道,一生一世,何去何从,无人知晓。 雪,虽然美,但入肌冰凉,像是要活生生渗进肤里,冰的刺肤。打在身上,都能发出一种啪啪似的轻响,它的忧愁,它的无奈,像是在那一瞬间都倾洒出来,怨恨大自然对自己的不公,为什么,你要让我这么快地化去? 它来自天,却不属于天。漫天飞扬的雪只是往下落,远望如雾,近望似纱,薄如烟。挥舞着自己的蓝裙,如一位位高贵的公主,从天而降。 一颦一笑,还有那一舞一动,踏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向我跑来。凄凉的风儿为她舞,广袤无垠的大地是她的舞台,凄惨的鸟叫是她的伴奏。舞着裙摆,雪绸扬,翩翩舞,如梦,如烟。 风儿大声为她喝彩,鼓舞着她,她们更像是受了动力,扑面而来,落在衣上,如一颗颗白珍珠,那么地耀眼,那么地闪烁,与阴森的天和为一色,别样的凄,别样的凉。婉转而下,没有着那种娇艳,也没有特别的优雅,与其他的舞姿比起来,是那么地平凡。 平凡,却那么地耀眼,一粒似珍似玉,不得不引人注目。抬头仰望,雪在飞,鸟在叫,细细聆听他们,叫的那么痛彻,白得那么刺眼,白得那么凄凉。 雪,它终归还是归为大地所有。每踏上的一脚,不都是雪的化身?每一脚,都溅起许多的水,却没得雪那么地晶莹透亮,甚至还有着一些污。同样是雪,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为何差距就这么大? 雪的凄,雪的凉,又有几个人能懂啊? 一粒落进脖子的雪把我冻惊,依旧,她还是那么地凉。伸手接过一粒落进掌心。那么地晶莹透彻啊,白得那么纯洁,白得那么耀眼,真的如一颗珍珠,托在手心,像是又变为一件至尊宝物。缠绵如水,绕在心头。 它又变为一滩水,从前到后,不过几十秒的时间。雪的生命,不过如此? 可曾见过万籁沉沉的雪景?书里浅浅的苍白,因飘舞的雪絮,如烟如幕,遮蔽了地上的污积,世界蒙上一层白帘,白的纯洁。下雪天,大地的胸襟似乎更宽阔,雪地幽幽渺渺,雪溶流过是泪的模样,清的伤感。此时有鸟哀鸣而过,不由人想到灿烂的总归要趋于平淡。 人生到处知何时?曾经的来来去去,就如雪中的脚印,不是被新雪覆盖,便是融化了。踏雪终归无痕唉。 记得冰心曾写过一首小诗《相思》:小径里冷月相窥,枯枝——在雪地上,又纵横地写遍了相思! 雪躺在树枝上,岿然不动,它面对灿烂的阳光,泛着最靓丽的光泽,姿态从容又高贵。不久,它的形体开始融化,化成一颗晶莹的水滴,湮没在树干里。有时,它甚至连自己的何去何从都不知道,任由太阳,一点点侵蚀自己。雪,白得那么纯洁,却是那么地,卑微啊。 雪的凄,雪的凉,又有几个人能懂?

其他周记

周记精选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