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才懂珍惜

9岁的那年,因为无所事事,整天满屋子转悠。妈妈也觉得我太孤独,于是,便给我买了只乌龟。 乌龟差不多一只手掌大小,一双眼睛似有似无,脸两侧一大半都是红色的,就像戴了一副耳机,始终不愿摘下,背着个大屋子”,沉甸甸的,走起来却是比谁都利索,越看越惹人爱。 为了给乌龟一个温暖的住处,我搬出了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