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小学生网故事鬼故事故事内容详情

狐仙的网恋鬼故事

小学生网 2021-01-25 19:14:50 143
 我是一只千狐精,后来经一个专门写书的、叫蒲松龄的老头妙笔点化,成为狐仙。我有许多姐妹,她们有的曾到过人间,虽然回来时都很伤心,但她们非常怀念人间。
 人间有一种叫爱情的东西,她们说。
 爱情是什么?我去问蒲爷爷。他呵呵一笑,放下手头的书,说,那是一种只在人间才有的东西,既珍贵又美好。
 我非常渴望这种东西,我想把它放在我居住的洞中,每天陪着我,那我就不寂寞了。可我是一个狐仙,只有晚上才能变成人的形状。而且,无论我们怎么飞、怎么变,都没法到达人间。蒲爷爷说,那是因为人和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于是我去求他,让他把我送到人间。我告诉他,我要去寻找那个叫爱情的东西。
 可狐仙在人间找不到真正的爱情啊。蒲爷爷叹了一口气说。
 我跳到他怀里撒娇,用我毛茸茸的尾巴在他耳朵上挠痒痒,蒲爷爷笑得老花眼镜都快掉了。我知道他最疼我,因为我最可爱又最会逗他开心。
 果然,蒲爷爷答应了我的请求。
 但你最多只能在人间呆一年,蒲爷爷郑重地说,狐仙在人间呆久了会出乱子的,这也是违反仙界规矩的。
 一年的时间虽然很短,——很多人一辈子都在寻找爱情。蒲爷爷又说,但人间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爱情这东西变得越来越快。而且,人间正流行一种叫因特网的东西,据说任何人都能在上面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兴奋极了。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叫爱情的东西,把它带回来向我的姐妹们炫耀。
 可你是一个狐仙,你的头脑还是一片空白,蒲爷爷接着说,为了使你能在人间正常地生活,我必须给你一些属于人类的东西。
 他取来一个精致的玉匣子,从里面小心翼翼地拿出几颗像糖果一样的小丸,五颜六色,大小一样。
 金钱,美丽,才华,品德,快乐。这五种特质你可以任选一样,而且,你只能选一样。蒲爷爷严肃地说。
 我心里很迷惑。它们是什么东西呢?
 金钱,在人间可以买到任何你看得见并且想得到的东西。蒲爷爷耐心地跟我解释,它在人间具有非凡的魔力,人们狂热地追求它,并用它来判断一种叫“成功”的东西。
 它可以买到爱情么?我问。
 蒲爷爷摇摇头说,爱情是看不见的。
美丽,就是让你看起来非常迷人,像一个天使,——嗯,就像你现在这个样子。
 它能帮我找到爱情么?我问。
 蒲爷爷沉思了一会儿,说,它会产生一种和爱情非常接近,甚至难以区分的东西,人们把这种东西叫作“色欲”。但那还不是真正的爱情。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才华,蒲爷爷继续说道,就是让你拥有许多能力,——阅读的能力,思考的能力,理解的能力,辨别的能力,表达的能力,等等。
 爱情可以阅读么?我大惑不解地问。
 你只能阅读书籍。但书里面通常会有爱情。蒲爷爷说。
 它能帮我辨别爱情么?我又好奇地问。
 嗯,这个……蒲爷爷沉吟了一下,也许可以吧,但爱情很难说。
 这颗小丸真有意思。我想。
 品德,蒲爷爷接着说,就是使你受人尊敬,受人爱戴;人们会因此喜欢你、敬重你。
 那人们会给我爱情么?我兴奋地问。
蒲爷爷摇摇头说,不一定。
 我失望地摇了摇美丽的小尾巴。
 最后一个,快乐,就是你现在的生活状态,——一个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小狐仙。蒲爷爷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
 有了爱情就不快乐了吗?我不解地问。
 蒲爷爷没有回答我。
 我想了好半天,最后选择了才华。我只是觉得它最有意思,有那么多奇怪的“能力”,我有了它们会怎么样呢?
 于是,蒲爷爷让我闭上眼睛,吃下其中一粒小丸。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它一点都不好吃,味道怪怪的,有股蒲爷爷书柜里陈腐的气息。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的脑子里似乎一下子装了许多陌生的东西,我说不上来是什么,但我知道我和以前不一样了。
 蒲爷爷笑着摇了摇头,拿起他那支搁了许久的笔。这是我在仙界最后一眼看到的。
 现在,我已经在人间开始了新的生活。
 我的年龄是24岁。——蒲爷爷说,25年是狐仙的一道坎,正好该是你回仙界的时候。
 我是一个十分正常的女人,有父母,有丈夫,有朋友,有亲人。但我知道他们只是蒲爷爷给我的人间道具,并不属于我,——就像灰姑娘的华丽马车和漂亮水晶鞋,只为王子的舞会存在。
 我在人间的身份是一个在家里写作的自由撰稿人,专门从事儿童文学创作,在一家儿童文学网站发表文章。
 人们把我的职业定义为网络作家,而我就是网上知名的四大写手之一。
 不写稿的时候,我喜欢到聊天室跟人聊天。文学,政治,读书,名车,广告,绘画,旅游,体育,花卉,股票,绿色食品,等等,我可以跟别人聊一切话题。蒲爷爷的那粒小丸真的很神奇,它使我了解许多我永远不会亲身接触或感受的事物。
 我有许多网友,他们都认为我很特别,这是一种据他们说很模糊的感觉。我在心里偷偷地笑:他们哪里知道,仙界的灵物一旦变成凡人,总要比凡人显得出众和独特。更何况,我是一个狐仙呢。
 可我渴望的爱情在哪里?
 蒲爷爷果然没有猜错,就在我刚接触那个叫因特网的东西时,我灵敏的鼻子就嗅到了爱情的气息。
 我有了第一次网上情缘。
 他是IT业非常著名的某集团公司的高层领导,我若说出这家公司的名字,许多人一定知道。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
 我在人间才知道这种东西叫作“地位”,人们非常崇拜它,他们的思想和言行常常被自己或别人的“地位”左右着,而并不知道这使他们显得令人讨厌。
 令人欣慰的是,他的“地位”是在我们网恋之后才告诉我,就像我也是许久才告诉他我是谁一样。
 我有许多狐仙的故事,但从来没人愿意听,他们认为那是荒诞离奇的童话。他们还说我太爱幻想,把文学带到生活中来。
 只有他最喜欢听。每次见我他都会问,小精灵,今天有什么故事呀?不讲我可饶不了你!接下来他就会像往常一样,被我逗得哈哈大笑。我喜欢想象他哈哈大笑的样子。
 他经常出差,在一些遥远或陌生的城市飞来飞去,时间最长的一次是他去了美国。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没有人听我讲故事,没有人陪我哈哈大笑。我每天坐在电脑前发呆,发疯地想念他。
 我想这就是我要寻找的爱情吧。
 他从美国回来的第一天,打电话给我,小精灵,我回来了!我很想你。我们见面吧。
 于是,我们见面了。
 他比我大15岁,儒雅而英俊,举止、衣着符合他的身份和品味,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要年轻。
 我们在一家酒吧喝酒。就在我醉得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他轻轻地告诉我,他是一个已婚的男人。
 我一个激灵惊醒,如同嗅到猎人的陷阱。
 这并不重要,他温柔地说,重要的是大家开心,而且我真的很喜欢你。他说这话的时候试图吻我,我却伤心地别过脸。
 他惊讶我的保守,说,我见过的商场上的成功女人都不在乎这些。优秀的女人需要各种各样优秀的男人,如同优秀的男人需要各种各样优秀的女人一样。婚姻没有权利剥夺人们爱的自由。
 我只是你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优秀女人中的一个。我喃喃地说。
 不。我真的很欣赏你。他认真地说,你和她们不一样,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才华、最独特的女人。
 你还会有其它优秀的女人是吗?我悲伤地问。
 我不能确定。他的眼睛很坦诚,但这是男人的通病。成功的男人身边总会有许多诱惑,——你或许并不了解,我所处的位置足以使我能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但我对你的感情是认真的。
 我欲转身离去。他一把拉过我的手说,相信我,你的生活应该更精彩,只要你愿意。
 我摇了摇头,失魂落魄地逃离了酒吧。
 虽然在大哭了一场后我吃下了一棵忘忧草,——那是我的狐仙姐姐从忘忧崖上偷来的仙草——我仍然花了很长的时间来忘记这件事所带来的忧伤。
 第二次网上情缘是在许久以后。
 他的名字吸引了我,——我思念的城市。
 看到这名字的一刹那我差点泪流满面。我想,这个人一定有着和我一样孤绝、浪漫的灵魂。
 我告诉他我伤心的网恋故事,他告诉我相爱十年的女子离他而去。我给他讲狐仙的故事,他跟我讲小王子的遭遇。我指责他不应该到酒吧用酒色麻痹自己,他骂我是狐狸精结了婚还在寻找爱情。
 我们像两团诡异的火焰,互相烧灼相互吸引。
 他16岁开始闯荡江湖,十年间走过私、贩过毒、倒过商品;热爱女人、摇滚、读书;真心爱过一个女人,却有过无数次的一夜情;最大的心愿就是携心爱的女人浪迹天涯。
 这是一个放浪形骸,自由不羁的年轻浪子,做着江湖一样浪漫的梦;同时有着令人着迷的沧桑和忧郁。
 我被他魅般的灵魂和个性吸引,如同他迷恋我童话般的才情和天真。
 女人中的极品我称之为仙女。他说,浪子的心只有仙女才能收服,你就是我的仙女。
 来吧,到我这儿来吧!他热烈地说,你是我生命中的仙女,我需要你!
 我的心在网络的另一端瑟瑟地发抖。
 这是爱情么?为什么我没有感到甜蜜,而是一种溺水般的窒息和恐惧?
 我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悄悄抵达他的城市。那是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我在心底深情地默念,我思念的城市,我思念的城市。
 我找到他的住所,门没有锁。屋子里传来震耳欲聋的摇滚乐。
 就像电视剧里的情节,我满怀期待地推开房门时,看到的一幕却教人伤心欲绝。伴着疯狂的摇滚乐,我的心剧烈地往下坠,像一泻千里的瀑布,如同他正以同样的姿态飞上云端。
 我悄悄地离开了那个城市,那个诱惑的城市,我思念过的城市。
 我又吃下一棵忘忧草。
 狐仙在人间找不到真正的爱情啊。蒲爷爷在我耳边叹了一口气。
 是这样的么?
 第三次网上情缘快得令我措手不及。
 那天深夜,我用“曾是狐仙的女人”的网名进入一个聊天室,刚进来就有人找我。
 你真的曾是狐仙?他问。
 是的。我回答。
 我小时候见过狐仙。他又问,你结婚了吗?
 是的。我如实回答,在人间,没结婚的女子是不宜称女人的。
 呵呵。他笑了,你真有意思。我突然想听你的声音,可以吗?
 我大吃一惊。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我们可很合得来,我想和你交个朋友。他赶紧又说,没别的意思。
 我会心地一笑。
 可以吗?听你的声音?他又问。
 其实,自从第一次网上情缘后,我不再给任何网友留电话。可那天竟莫名其妙地相信他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可以。我说,但先告诉我你的年龄、职业和爱好。然后我告诉你电话,决不食言。
 我叫朴大宇,28岁,未婚。我跟韩国人做生意。我的爱好是开车、听音乐、打球。
 我们很快通了电话。 我可以去找你吗?他最后问。
 我们在第三天就见了面。
 他是一个清秀俊朗的年轻人,个子不高,举手投足透着韩国男人的严谨和稳重,看人的眼神非常专注和诚恳。
 你不如我想象中那么漂亮。他见到我时非常失望,我原以为狐仙会是很优雅的女人,可你像个天真的黄毛丫头。
 我窘迫地摸摸自己的脸,笑嘻嘻地说,哥们儿,真对不住你。不过我倒是如愿以偿地见了一回外宾。
 他笑了,并且宣布,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你带我去哪儿?他沉默不语地开车,我问。
 去狐仙该去的地方。他认真地说。
 于是我们来到一片森林。
 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他说,小时候,我曾在这里看见一只美丽的狐狸。
 它在干什么?我好奇地问。
 它在等待。他说。
 我从心底泛出笑意。
 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家园。每一寸泥土都有我快乐的足迹,每一片绿叶都让我回想起过去,每一缕风都飘来家的气息。我看见松鼠,山鸡,仙草,冷杉,清泉,野草莓……我甚至嗅到不远的洞穴里,我的狐仙姐妹们正在嬉戏。
 我发出欢乐地嗥叫,快活地摇了摇尾巴,一路飞奔过去。
 结果我重重地跌了一跤,坠入忘忧崖,落在他的怀抱。
 他知道我从哪里来。
 我爱上了他。
 我不会给你爱情,他认真地对我说,因为你不能给我一辈子。
 为什么要一辈子?我不甘地问。
 因为我爱你。他说。
 我找到蒲爷爷。
 蒲爷爷,我想永远留在人间。我说。
 他搁下手中的笔,摇摇头说,这是违反仙界规矩的。
 可我不想做狐仙。我要永远留在人间做他心爱的女人。我摇着尾巴哀求。
 蒲爷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嗯,倒是有一个办法……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但你必须考虑清楚。
 我激动地摇着尾巴,兴奋地问,什么办法?
 孕育一个小生命,和你人间的丈夫。他缓缓地说,只有做母亲你才可以永远留在人间。
 我迷惑不解。
 就是说,蒲爷爷解释说,你从此不再是狐仙,而是一个凡间的女人,一个男人的妻子,一个孩子的母亲。
 那又怎么样呢?我仍然不解。
 那就意味着责任。蒲爷爷爱怜地看着我,叹了一口气说,你必须付出代价。
 我终于苏醒过来。我的绝望在心底绵延、拉长,没有尽头。
 你会从我的世界消失么?他紧紧地握住我。
 我的心口疼得几近窒息。
 如果我真的消失了,你会怎么办?我忧伤地问。
 我会再也找不到那片森林。他绝望地看着我。
  你必须付出代价。蒲爷爷说。
 回来吧,做狐仙你至少是快乐的。姐妹们说。
 狐仙在人间找不到真正的爱情呵。蒲爷爷说。
 有了爱情就不快乐了吗?狐仙问。
 只有做母亲你才可以永远留在人间。蒲爷爷说。
 我会再也找不到那片森林。他说。
 为什么要一辈子?我问。
 因为我爱你。他说。
 …………
 25年是狐仙的一个坎,我终究没能跨过它。
 于是,我被罚到忘忧崖上,日日夜夜地守护忘忧草。
鱼儿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江湖。
 忘忧草说,忘掉忧伤,忘不掉忧伤的爱情。

鬼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