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小学生网故事鬼故事故事内容详情

幽洞亡魂

小学生网 2021-01-25 18:57:11 170
幽深地洞
李铁民站在地铁站的角落里,等候阿馨。每周的周二,是阿馨的休息日,他总会等在地铁站等候她。他们认识两三个月了,彼此很有好感。阿馨是广告公司职员,而李铁民则是不折不扣的宅男,两人恰好可以互补。
但是,距两人约会的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仍然不见阿馨的影子。李铁民有些不安,开始沿着站台前的通道行走。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阿馨发来的。奇怪的是,里面没有一句话,只有一幅图片,是一个长长的楼梯。楼梯,淹没在一片黑暗中。李铁民觉得怪异,这是哪儿的楼梯?阿馨为什么要发这样的图片?他拨电话过去,对方却已经关机。
李铁民焦躁起来,踱着步来到地铁站的另一侧。就在这时,他突然一扭头看到了阿馨。是的,没错,就是她。穿着她喜欢的黑色风衣,侧着脸,神情有些呆滞。李铁民朝着她跑过去,但没等跑到近前,地铁呼啸而来,而就在这一刹那,阿馨身子直直地栽了下去。
李铁民大声喊叫着,一片鲜血溅到了地上,血红的一片。他呆呆的,半天没动。
接下来的日子,李铁民感到格外孤单。他和阿馨并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但可能都是北漂的原因,两颗孤独的心越走越近。可就在昨天阿馨还兴致勃勃地谋划着要去哪儿玩儿,怎么会突然自杀?而且,她为什么要发一张那样的图片给自己?那图片又在哪儿呢?
差不多过了十多天后,李铁民将阿馨发来的图片放到了电脑中,数倍放大之后,他看清那楼梯在一所破败的房屋中,而房屋四周却是废弃的地铁站。李铁民来这个城市已经十,他当然知道,这座城市只有一座废弃的地铁站。因为施工中屡屡塌方,工程最终被确定土层不适宜而绕道进行了。当年的通道,也只有废弃。
犹豫了几天后,李铁民独自一人来到了废弃的地铁站。地铁站只有两间小的旧房,他仔细看过之后,确定了其中一间。推开满是尘土的门,拿出手电照照,李铁民隐隐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屋角有一块青石板,他上前掀开木板,下面露出一段长长的楼梯。李铁民深吸一口气,沿着楼梯往前走。没错,这就是阿馨传给他的图片中显示的楼梯。幽深,黑暗,密不透风,不知道通向哪里。
沿着楼梯下行,不知走了多久,李铁民看到楼梯已经到了头。前面,是一个黑暗的地洞,散发出一股腐烂的气息。手电筒只能照出前面两三米,突然,他看到了一个六七岁的男孩。男孩衣不遮体,身上到处都是黝黑的污泥。李铁民惊讶地看着他,这是谁家的男孩?怎么会被弃到这里?
蹲下身,李铁民问男孩叫什么名字?家在哪儿?为什么会在地洞中?可男孩始终一言不发,好像是个哑巴。
诡异男孩
李铁民动了恻隐之心,从地上捡起一团破布将男孩身上擦干净,然后拿着手电四下里照。地洞中,除了男孩空无一人。于是,李铁民牵着男孩的手,将他领到了地面。可是,即使是昏暗的灯光,男孩也明显很不适应。无奈,李铁民只好用布蒙住他的眼睛。
将男孩带回住处,李铁民给他洗了澡,然后做了些吃的。但是,令他惊讶的是,男孩什么都不吃。他一连做了几种菜,男孩却似乎没有一丝兴致。这回,李铁民着了急。
将剩饭倒进垃圾桶,李铁民想着冰箱里还有排骨,于是拿出刀用力切成小段。男孩死死地盯着他手里的菜刀,脸上竟现出贪婪的神色。李铁民被他看得不自在,手一滑,刀割到了手指,顿时鲜血如注。
这时,男孩的眼睛里却冒出兴奋的光。他迫不及待地跑上前,一把揪住了他的手,用力吸吮起来。李铁民惊呆了,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这男孩,莫非是怪物?他难道以吸食鲜血为生?他一把推开男孩,男孩站立不住,摔倒在地上。
和男孩对视几眼,李铁民感到心底莫名地有些畏惧。这男孩,是个怪物?李铁民心烦意乱,将男孩的手脚锁住,拴到了柱子上,然后他走出家门。渐渐地,李铁民拿定了主意,等到天黑,就把这男孩扔到街上去。他的家里,不能养个怪物!晚上十点钟,李铁民喝了些酒回到家,却意外发现男孩不见了。捆住男孩手脚的绳子,被割成一断断扔到地上。
将屋子里所有的灯都打开,李铁民见男孩蹲地的地上画着一幅画。无疑,这是男孩留下的。画中是一个地洞,地洞的边角,是男孩和一个中年女人。那女人披头散发,像个疯子。久久地盯着这幅画,李铁民突然想到,莫非男孩又回到了地洞?地洞中,还有他的母亲?
这么想着,李铁民拿起外套匆匆出门。他再次来到了废弃的地铁站,找到了那间小屋。进到屋里,沿着楼梯前行,李铁民第二次进到地洞。地洞仍然是幽深黑暗,他走出差不多两百多米,果然看到了一个疯女人。她的身边,躺着那个曾被自己解救的男孩。李铁民愣了一会儿,一步步靠近这母子俩。突然间,那女人站起身朝着李铁民扑了过来。幸亏李铁民闪得快,女人扑了个空。
望着女人两只血红的眼睛,李铁民心中大骇,他转身朝着楼梯跑去。女人在他的身后疯狂地追着,李铁民心慌脚乱,几次差点儿从楼梯上摔下去。好在,他终于爬到了地面,然后重重地合上了青石板。
弯着腰喘了几口粗气,李铁民报了警。
身份揭露
十分钟后,有警察过来了,但是,令李铁民疑惑的是,警察将下面的地洞来回搜了好几遍,根本不见李铁民所说母子俩的身影。李铁民惊讶,这地洞应该并没有其他出口的,怎么可能找不到?警察询问详情,李铁民就将第一次来洞中的情景说了一遍。为了证明自己所说属实,李铁民带着警察来到小区。小区到处都有监控摄像头,他将男孩抱回家,不可能拍不上的。但是,李铁民想错了。打开监控屏幕,李铁民看到的只有他一个人,两手向上托着,可手上却是空空如也。
警察明显认定李铁民精神不正常,不再相信他所说的任何话。李铁民蒙了。家里的地上,分明还有捆绑男孩留下的绳子,而厨房地面,仍然残留着男孩吸吮他的指血时留下的痕迹。为什么摄像头拍下的只有他自己?
不过,也就是从那天起,李铁民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跟上了他。不管他出门,还是在家,身后似乎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而当他回头,却什么都看不到。被这种恐惧感折磨着,李铁民几乎夜不能寐。终于,某天晚上,李铁民爆发了。他走得很快,走出一段路后,他突然用头撞墙。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你难道什么都忘了吗?”
李铁民吓坏了,转过身去看,眼前站着的竟然是那个地洞中的疯女人!他一步步后退,问:“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是你妻子,你一点儿都认不出我了?咱们的儿子快死了,他快死了。”疯女人说着,脸上露出诡异的笑:“我现在每天都跟着你,我想知道你过得怎么样。想不到,儿子快死了,你却一样过得快活。”说罢,女人的神情变得凶恶,上前一把捉住了李铁民的手。
李铁民又惊又惧,猛地甩开她,后退几步,飞快地逃回家。坐到沙发上,他哆嗦了许久,终于拨通了一个号码。他已经十年没拨过这个号,不知道电话是否还在。
铃声响了许久,终于接通了。那是邻居的电话,一个苍老的声音很快就传了出来。李铁民报上名字,老人沉默了很久才说:“你走后第三年,小宝就死了。后来,小宝妈就疯了,去年,小宝妈也掉进河里淹死了。”
李铁民愣住了。小宝,是他的儿子,小宝妈,是他的妻子。难道,那在废弃地铁通道的疯女人,是他的妻子?那个曾吸吮他指血的男孩,是他的儿子?不,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在沙发上呆坐了许久,李铁民渐渐想起某次醉酒后阿馨对他说过的话,她生下了一个残疾儿子,丈夫又在矿上摔断了腿,那个家成了完完全全的拖累。守在那里,她这辈子就完了,所以她逃也似的离开了。而就在他们约会前一天,阿馨突然在半夜打来电话:“我看到了他们,他们生活在黑暗的地洞中。”
当时,李铁民以为那不过是她的噩梦。原来,被他们抛弃的亲人们,始终都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洞中。没有人关心他们,没有人过问他们,他们生在地洞中,死在地洞中……
再次来到废弃的地铁站,李铁民沿着楼梯下行。十年前,妻子生下患先天白血病的儿子,过不久就要输一次血。而就在生下儿子不久,妻子也患上肝炎、贫血症,这个家,摇摇欲坠。李铁民苦苦撑了一年,在儿子一岁生日那天,他选择了逃离。他不要再看到妻子愁苦的脸,不要再看到时时刻刻都需要鲜血的儿子,他要挣脱妻儿的枷锁,寻找自己的幸福。可以想象,是他一手把他们送进了地狱。
现在,李铁民一步步朝着地洞深处走着。终于,他又看到了疯掉的妻子,看到了倒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儿子。李铁民缓缓伸出手,咬破手指,将指血滴入孩子的口中。然后他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他们,泪水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他只吐出一句话:“我错了。不管走多远,我都无法离开你们。”
天,渐渐亮了。废弃的地铁站出口,一个男人已经被冻僵。不过,他的姿势很奇怪,双臂伸开,就像怀里抱着什么东西,而且,抱得紧紧的。他的神态,十分的平静,安详。

鬼故事推荐